近期影片列表

影片讀取中

Loading

​近期影片

影片讀取中

Loading

恐怖文革!全家被殺光  【2021.04.24】

 周群曾經是湖南道縣的一名教師,在文革道縣大屠殺中,被扔到天坑裡7天,后來死裡逃生倖存下來。她向大紀元講述了自己在毛時代殘暴專政下苦難的一生。


周群的父親周謨,抗日時期報名參加了國民黨青年軍,上前線抗日。抗戰結束後,在南京國民政府交通憲兵科當科長。在鎮反中成了批鬥的對象。


1952年5月2日,周群正在道縣的省立七師讀書。早上學校突然通知,叫學生們去參加全縣的「宣判大會」,也沒說要宣判什麼人。


到了現場,周群一下就看到了台上被五花大綁、跪在地上的父親。這時,審判員開始宣判周謨和另外五個人的「死刑」!幾個人拿槍押著父親,把他從台上推了下來。台下的人群立刻像潮水一樣,分開兩道,舉著拳頭喊著:「鎮壓反革命!」


不一會,遠遠的傳來了槍聲。


父親被槍斃了。按公安條例,母親和周群姐弟幾個都成了「被關管殺親屬」,屬於21種人。親戚們都怕惹禍上身,看見他們都繞著道走。


晚上,弟弟妹妹們都睡了。周群看到母親站在窗前發愣,窗下就是瀟水河,她真害怕母親輕生。母親滿臉淚水,搖頭說,「我不會的,我一看到床上躺著的你們,就不會死了,沒有我,你們怎麼活……」


周群畢業了,希望能掙點錢,減輕母親的負擔。她找到縣教育科,請求安排個工作。那時候農村缺教師,教育科就安排她去最艱苦的洪塘營。


洪塘營在瑤族山區,離縣城幾十公里,上山下山有幾十裡,學校幾乎與世隔絕。周群當時只有17歲,被安排到深山中去教書,跟被發配到邊疆差不多,但她沒有什麼選擇。


在偏僻的瑤山,周群碰到了第一個丈夫蔣漢鎮。蔣漢鎮是地主家庭出身,父親是在淮海戰死的。本來蔣漢鎮已被選拔到部隊文工團了,但是因為家庭的歷史問題,被「打」了下來,分配到偏僻的瑤山來教書。


那時候,洪塘營小學的老師不多。有些是當地人,所以一到放學後,學校裡就剩下他們兩人。在與世隔絕的大山中,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周群和蔣漢鎮,1959年結婚了。


1964年,周群夫婦已經有了三個孩子,兩個男孩,一個女孩。沒想到,1965年全國搞「四清」,情況就變了。這年下半年,洪塘營學區的100多名教師被叫到區裡集中,學習文件,搞「自我革命」,向黨交心。每個人都要檢查自己,把過去「辜負了黨」的事情說出來,「與昨天一刀兩斷」。


為了讓教師們大膽「交代問題」,黨支部書記保證三條:「不扣帽子,不抓辮子、不打棍子」。


那時,周群的丈夫在學校管一點伙食帳,除了「交代」自己對學生不夠耐心外,還把帳本交給領導,交代了「私自炒菜用油」的問題。周群則是把自己讀師範時寫的一本日記,上交給了領導。

沒想到,交完心的第三天,這對夫妻的大字報,就被貼在了學區的牆上。大字報上面寫著「地主分子蔣漢鎮還在吸血」、「奇文共欣賞:地主階級的孝子賢孫周群反動日記摘抄」⋯⋯


後來,周群夫婦被學校清退了。當時周群不明白,把他們清退就算了,為什麼還要開那麼多會批鬥污辱呢。蔣漢鎮很明白,對周群說,光清退怎麼能夠呢?要利用批判,教育其他人啊!


1965年12月,周群兩口子回到了蔣漢鎮的老家小路窩村,這是瑤山深處一個偏僻的小村子。周群還記得,那天早晨很冷。丈夫挑著行李,她一手挽著裝雜物的籃子,一手牽著4歲的女兒雪原,7歲的兒子林海背著只有2歲的林松。


回到老家,蔣漢鎮家原來的房子已經倒塌了,他們借了別人的一間房子住。那間房子是堆稻草的,瓦縫裡都透光,一下雨,到處都漏水。


1967年8月,道縣的農村開始殺「地富反壞」。他們附近的蚣壩河裡、田埂上、路邊上,到處都能看到被殺的屍體⋯⋯


8月26日半夜,周群和三個孩子被人叫起來,押到隊裡的禾場。周群看到丈夫被捆綁在那裡。禾場上火把通明,幾十個民兵拿著馬刀、鳥槍,押著村裡的地主富農份子和他們的子女,往楓木山上走。


周群帶著三個孩子,高一腳低一腳地被押到一個天坑邊。天坑就是石灰岩洞。


這時,治保主任唐興浩跳到一塊大石頭上喊到:「現在,我代表大隊貧下中農最高人民法院,宣布你們死刑!」


有人拿著一張紙,喊名字。叫一個,民兵就從人群中拖出一個人,押到天坑邊,揮起刀朝頭砍下去,有的拿鐵棍子打腦袋,然後一腳踹到天坑下面去。


周群的丈夫被第三個點到名,一個民兵在蔣漢鎮頭上打一棍,把他推了下去。周群是第八個!三個孩子知道媽媽要去執刑了,撕肝裂膽地喊「媽媽」。周群哄著他們說:「乖,你們別動,媽媽過一會兒就回來。」


周群還心存一絲幻想,他們殺大人,孩子是來陪看的,不會殺孩子。所以她沒反抗,很配合。周群被押到天坑邊,等著死的一刻。只覺得腦後一陣冷風,一根硬硬的東西打在她的頭頂上,一陣天旋地轉,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民兵又來抓周群的三個孩子,孩子嚇得拼命跑⋯⋯但是孩子怎麼能跑過大人呢?最後都被抓起來,丟進了天坑。


一家5口被丟下天坑後,竟然都沒死,爬到一起,在黑洞洞的天坑裡又相見了!


周群旁邊,有好多冷冰冰的屍體,晚上就跟這些冷冰冰的屍體睡在一起。幾天中,他們沒有吃的,沒有喝的,只能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不知過了多久,可怕的死前症候出現了。第一個是4歲的林松,拚命叫著「媽媽,我要喝水,我要喝水!」沒有水,就用小拳頭打媽媽,抓她的頭髮。周群對他說:「睡吧,孩子,睡著了就好了——」


蔣漢鎮已經昏迷了,突然站起來,口裡念著「高梁,高梁,好多高梁……」他已經瘋了。在屍體上走來走去,跌跌撞撞,突然「撲通」一聲倒下,就再沒有聲音了。林松也不動了。周群摸摸他的鼻孔,已經沒氣了,周群連悲傷的感覺都沒了。也許是她覺得,自己很快也要死了。


這時,周群聽見林海在嘟噥:「媽媽,我為什麼還不死啊,我想早點死,媽媽……」聽到他的話,周群的五腑六髒都碎了!孩子才8歲!


小女兒也要水喝,周群就在洞裡四處亂摸,摸到一個小水坑,就用嘴含著水去餵她。誰知小女兒喝了水,頭一歪,倒在爸爸身邊,也沒氣了。


周群知道,馬上要輪到自己了。她很平靜,把丈夫和三個孩子拉到一起,和四個親人並排躺下。靜靜地等待著死亡。


沒想到,這時,周群聽到洞口有人叫她的名字!原來,47軍下來制止殺人,她被人從天坑中救了上去!


2011年11月,79歲的周群在記者陪同下,再次來到了楓木山,找到了那個天坑。洞口已經被用大石塊蓋上,旁邊建了一座「楓木山小學」。

​上傳日期:

Apr 24, 2021

新聞看點

*  這個網站還在改進中,如有任何不便,請見諒。

版權所有,請勿轉載。謝謝您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