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影片列表

影片讀取中

Loading

​近期影片

影片讀取中

Loading

賽格大廈晃三晃 摩天大樓詛咒?【2021.05.28】

「摩天大樓詛咒」是一種將經濟衰退與摩天大樓關聯的奇怪現象,首先提出這一看法的是德意志銀行研究主管勞倫斯。 他認為,「摩天大樓立項之時,是經濟過熱時期;而摩天大樓建成之日,即是經濟衰退之時。」無數的現實,也驗證了這一預言。


近日,深圳華強賽格大廈晃動的事,引發普遍的社會關注。「高樓驚魂」事件,接二連三的發生,人們不禁對現代高樓產生種種疑慮。中國的摩天大廈到底有多少豆腐渣工程?


有不少人調侃,是不是深圳房價太高,房產稅即將出台而讓大樓不寒而慄?還有人嘲笑,大樓每天中午晃動,難道是百年紅朝根基已經不穩的信號?!


第一次晃動是5月18日13點半,當時既沒有颱風也沒有地震,賽格大廈卻突然「扭起了秧歌」。在大樓上班的1萬5000人頓時紛紛逃散。


當天夜裡,中共政府相關部門和專家迅速對外解釋和闢謠。聲稱這是風、地鐵運行、溫度等因素耦合所造成;大廈主體結構安全,內部結構堅固,各種附屬設施完好。總之,中共在給人們派發定心丸,告訴人們「大樓安全無恙」。


但是「磚家」的話音未落,第二天5月19日下午1點半到2點之間,賽格大廈又開始瑟瑟發抖。


人們驚魂未定,第三天5月20日12點半左右,賽格大廈又晃了起來。從18日到20日,賽格大廈連續晃動3天。


賽格大廈是由中國自行設計和總承包施工的高智能超高層大樓。總高355.8米,地上75層,地下4層,總建築面積17萬平米。


賽格大廈1996年動工興建,1999年9月完工。既是目前世界最高的鋼管混凝土結構大廈,也是深圳跨世紀的標誌性建築。被評為深圳市優質工程,還獲得中共的「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


更加引人注目的是,賽格大廈還創造了舉世聞名的「深圳速度」,「三天一層樓」,這個建設速度被寫進了大陸的初中歷史課本。


但是現在,賽格大廈現原形了。「三天一層樓」的神話,變成了「三天抖三抖」的笑話。


據說,1999年5月的一天,賽格廣場已主體封頂,一大塊白雲飄到了廣場上空。當時的華強北路上突然有人喊,「賽格廣場要倒啦!」人們抬頭看去,大樓好像真的在歪斜。


一時之間,深圳華強北大亂。所有車輛不能通行,有人棄車而逃,有人從車窗爬出,鞋子遺失滿地,商場顧不上關門,人們就逃跑一空。


後來才弄明白,是雲朵飄移和樓的相對運動,使人產生錯覺。誰能想到,22年前的笑話,現在真的變成了「樓晃晃」。


其實這些年,深圳摩天大樓陷入「豆腐渣」疑雲並不少。比如,2013年的「315」,中共央視專門打假深圳的建築行業。由於使用大量海沙,致使樓盤壽命減半。當時中國最高樓——平安金融中心,就因此陷入了一場巨大的風波之中。


2014年5月,深圳「官員名流村」鹿丹村的斑馬樓拆除重建。因為斑馬樓使用了海沙建造,還出現了鋼筋被腐蝕、牆體脫落等諸多質量問題。


2015年,深圳市住建局排查海沙樓,公布潛龍曼海寧二期、金亨利都薈首府、美佳華首寓、水榭春天等48個樓盤使用過海沙。


2019年11月,深圳第二醫院門診大樓使用海沙成為危樓,不得不進行改建。深圳鹽田區海濤花園使用海沙成為危樓,不得不拆除。


向來注重風水的深圳,早就盛傳有「十大鬼樓」和「四大邪地」的說法。比如,網絡流傳的「十大鬼樓」之一中銀大廈,經常出現洗手間沒有人卻有水聲、白衣男子幽靈出現、電梯莫名其妙的忽開忽關、電梯逢21樓必停、在大樓上班的人都經歷過鬼壓身等等「鬧鬼」的事。


據說中銀大廈地塊以前是靶場和刑場,文革時期,有很多人在那冤死。為了鎮住煞氣,開發商請風水師將大樓的外觀設計為紫紅色,將房子的形狀修建成紅蠟燭的奇特模樣。


再比如,深圳高等學府深圳大學,園內建築布局奇特,被認為是深圳「四大邪地」之首。網絡論壇、師兄師姐們口耳相傳,「深圳大學這塊地,以前是一片亂葬崗,留下許多當年香港偷渡者的屍體。」有的說「我聽說這裡陰氣很重,因為年輕人血氣方剛,才選擇在這裡建學校,想克住邪氣。」


其實也不光是深圳,去年舉世聞名的三峽大壩位移,廣東虎門大橋搖晃,武漢鸚鵡洲大橋起伏波動等等,官方至今都沒有給出令人滿意的答覆。


中國大陸有個說法,「北有中關村,南有華強北」。靠走私、偷竊技術和強大的山寨能力,華強北逐漸發展成了全球電子產品製造中心和世界最大的電子元器件集散中心。


在這塊地方,走出了50多個億萬富翁。也產生了華為、騰訊、神舟電腦、普聯、同洲電子、大疆等一批企業。


還是回頭來說賽格大廈。屢屢應驗的「摩天大樓詛咒」,會在大陸重演嗎?這已經成了許多人關注點。至少,下面的事情已經或正在發生了。


香港「反送中」爆發,港版國安法推行,「一國兩制」破產,香港的世界金融中心和全球貿易中心地位逐步喪失。背靠香港起家的深圳,也失去往日的輝煌。


美中貿易戰對壘、歐中投資協定泡湯、中澳戰略經濟對話機制暫停、第二波全球疫情衝擊,遭受打擊最大的很多都是深圳的企業。


高房價讓年輕人正在逃離深圳,樓市還導致內外資企業經營成本過高,不得已而撤離深圳。


如今市值60億的華強北賽格廣場大廈一顫抖,讓寫字樓空置率越來越高的深圳,更是雪上加霜。

​上傳日期:

May 28, 2021

新聞看點

*  這個網站還在改進中,如有任何不便,請見諒。

版權所有,請勿轉載。謝謝您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