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影片列表

影片讀取中

Loading

​近期影片

影片讀取中

Loading

暴風雨下的逃亡  【2021.04.08】

 上世紀70年代,有不少越南「船民」逃離了越共統治,每個逃難的「船民」,背後都有令人唏噓的故事。對陳平來說,他的逃難離不開他和朋友一起建造的一條船。


1975年4月30日,最後一批美軍撤出了越南,南北方的越共部隊占領了南越的首都西貢,就是越南共和國的首都 。


陳平當時在越南是一名藥劑師,那時還很年輕。共產黨佔領越南後,越南成了社會主義共和國。人們逐漸的失去了自由,一點真話都不敢說,也不敢提負面的東西。


新上台的越共為了讓人們同從它的統治,要對曾生活在前越南政府統治下的人民進行「再教育」。


越戰期間,陳先生沒有直接參與抵抗共產黨,所以沒有被送進再教育勞改營。不過,他還是受到了其它形式的懲罰。


在被越共洗腦的一年當中,陳先生被逼著了解什麼是共產主義理論,它有多麼美好等等。洗腦的目的,就是要讓人忘掉其他。但是對智力成熟的陳先生來說,忘掉真正美好的東西,那是做不到的。


陳先生被越共趕到地里幹活挖土,修建防洪大壩 。幹幾天後,再回到學校參加政治學習,接受幾天的洗腦。然後再到另一個田地幹活,就這樣反反覆覆,勞動和政治學習,再勞動,再政治學習。


陳先生心裡一直渴望擺脫這種沒有自由的生活。他決心離開那裡,出去尋找更好的生活。


陳先生和同伴們大約5人一起,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造了一隻船。這艘船有1米8寬,4米5長。算上船的尖頭部分,大約是5.5米。尖頭的設計是為了航海時減弱波浪的沖擊。設計的時候,計畫這艘船容納25人,但最後完工時卻能裝下58人。


為了順利出港,陳先生和同伴們先買通一名警察。在這名警察的幫助下,他們自由的進入到最南端的頭頓角地區。從那裡,他們可以把船開往更南端的海邊。


接下來他們又買通了另一名警察,不過這次並不像第一次那麼順利。陳先生的一位朋友,是這批逃難人的首領,他和另外一些人被抓了,其中也有陳先生的家人。


陳先生很幸運,沒有被抓,於是他成了這夥人中唯一知道怎麼逃亡的人。他們決定,還是要按計畫繼續逃亡。


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暴風雨非常猛。陳先生做出決定,必須逃走。他不得不單獨再去聯繫那位警察。


這位警察給他們提供了一個指南針和一些汽油,又派一個漁民給他們幫忙,把陳先生送到「8號浮標」的位置。這位漁民要求,要陳先生帶上他們一家人一起出逃,因為船上已經有一個他的家人了。陳先生答應了,不過最後,那位漁民沒有上船跟著離開。

陳先生他們離開的時候,得知訊息的警察追了上來,但是暴風雨太大,大約15分鐘後,警察就放棄了。就這樣,陳先生他們拼命的逃了。


警察放棄追趕後,陳先生卻暈倒了。他在船上睡了兩天,一個16歲的男孩幫助繼續導航,他當時是唯一一個知道如何導航的人。

當陳先生醒來時,他們遇到了一艘大船。雖然這艘船沒有收留這批58名難民,但是卻為他們提供了更多的物資,包括另一個指南針和更多的汽油和牛奶。陳先生喝了些牛奶,逐漸恢復了體力,開始繼續工作。


四天後的一個早上,陳先生坐在船的後面擺弄著馬達。他抬頭時,看到一隻小飛蟲,一隻很小的蟲子在飛!陳先生很驚喜,經驗告訴他,離陸地不遠了。


船上的難民們於是四處觀看尋找陸地。他們似乎看到了遠處的陸地,就像一個「鉛筆尖」。陳先生就把船往那個方向行駛,當接近時,這個「筆尖」顯得越來越大。到了傍晚,又出現了強烈的風暴。為了抵禦暴風雨,船上的人放下了錨,讓發動機緩慢運行。


第二天早上,當船上的人們醒來,好像一切都不順了。錨沒了,船開始搖晃;馬達也壞了,船不能再往前走了。


幸好陳先生有一個應急計劃,這是最後的希望。陳先生帶了一盞燈,光很亮。他在船上的一個朋友知道,怎樣發送SOS信號。陳先生發出了SOS信號。


遠處一艘小船注意到了呼救信號,向他們開了過來。那隻船上的一名警察和另一名男子告訴他們,說他們到了勞特島,是一個很小的印尼島。


接下來,陳先生的船不得不離開勞特島,駛向另一個島……然後再繼續走,經過了庫庫島……最後到了加朗島。


在加朗島,他們見到了世界各地的代表,還接受了媒體採訪。美國代表團對陳先生他們進行了面試,在前往美國之前,陳先生和朋友們在加朗島難民營度過一年多時間,隨後他們獲得了政治庇護。


​上傳日期:

Apr 13, 2021

新聞看點

*  這個網站還在改進中,如有任何不便,請見諒。

版權所有,請勿轉載。謝謝您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