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獨立自由

​不受利益左右

真實客觀的新聞時事

李先生你好,
我是馬來西亞的小呂,先父是福建南來的第一代華僑。我每天看您的新聞看點已有兩年時間了。先祖父就是在五十年代打土豪分田地時,因多年在緬甸打拼掙了點錢買了點土地而被害死的,所以對於共黨的邪惡感同身受。這也是為何在百分之九十的華裔對共產黨都不甚了解的馬來西亞,我卻對馬列主義稍有研究。

毋庸置疑我是堅決的反共主義者,但對習近平還是有客觀評價的。雖習的反腐有打壓政敵的目的,但我覺得他是真心要肅貪反腐的。習近平絕不是毛澤東那樣大奸大惡之徒,他錯在錯誤的相信甚至與迷信原共產主義,真的堅信共產主義有製度優勢,能創造社會均衡的烏托邦。這或許跟他成長於文革,耳目渲染,潛移默化下,少年時又沒機會受良好教育有關。導致他堅信毛的那套,甚至於崇拜毛。但他又遠不及毛的陰險狡猾,甚至有點愣,所以胡舒立才會以豬頭形容習,不就是說他笨嗎?他狡猾點就會悶聲發大財,十年內撈個幾百億,安享晚年。何必續任,天天權鬥,夜夜為防暗殺猝死而難眠呢?其實最不相信共產主義的就是毛澤東,他就是蔣介石所說的匪,是個純粹利用共產主義掌權的野心家。如非稱帝的風險太大,我想毛還真的會學袁世凱復辟。別忘了毛的童年過於光緒年間,夢想當皇帝是時代的遺毒。他在沁園春雪裡自比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就赤裸裸的展露了稱帝之心。

其實共產主義在理論上是非常理想的,所以聰明如周恩來等接觸後也會深深迷戀。但一種米養百種人,共產理論是無法真正履行,只能淪為獨裁野心家的攬權工具。雖然週極具爭議性,但不可否認年輕時他是真的相信共產主義能救國,能在戰火紛飛的民國時期創造理想中國。至於中共竊國後他面對毛的獨裁胡為而助紂為虐,或許是已深陷其中,只能以大局為重來欺騙安慰自己了。

我認為毛是比納粹希特勒更邪惡之徒。希特勒殺的是他憎恨的猶太人,但毛殺的卻是自己的民族,而且害死的人又豈是數倍之多。比同樣是以共產攬權的史大林有過之而無不及。
至於馬克思,則是個自命不凡,又覺得懷才不遇,在那個時代想要標新立異的狂人。不知他泉下得知他的共產思想多年後被獨裁者如此利用會有何感想呢?

最後我想說的是其實在改革開放後,尤其是
在江澤民的悶聲發大財年代後,共產思想已經遠不如解放前後,或文革時期時狂熱,甚至於是已經名存實亡了。我想江澤民也不太相信共產主義。但在共產無神論掌權多年的渲染下,取而代之的是腐敗濫權,沒底線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社會。所以西方國家對中共才會掉以輕心。尤其是華爾街沼澤的大鱷們更認為中國是個斂財的寶地,與悶聲發大財的江派一同魚肉中國百姓。或許西方左派政客要的就是個獨裁愚民,韭菜可同割的共產中國吧。試想如果中國成了民主大國,以台灣模式來算,它的GDP將是美國的兩倍!但偏偏三十年後卻出了個習近平,提倡原共產主義,提倡初心,想要發揚共產主義,解放全人類。這才激醒了西方民主的反共決心。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或許是冥冥中自有主宰,中共已到了滅亡之時了。

停筆前再附上詩一首,
傳自西方邪異說,
惑迷文化大中國;
自家民眾皆拋棄,
毛匪為私獨攬活;
七十二載飄搖過,
只嘆人民死里活;
自古邪魔不勝正,
共魔日子能幾多?

謝謝。

馬來西亞小呂

馬來西亞小呂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