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影片列表

影片讀取中

Loading

​近期影片

影片讀取中

Loading

國內親人被當人質 中共箝制流亡疆人  【2021.04.30】

伊利夏提維吾爾族人,曾在新疆擔任過15年的講師。因為追求民族自治而被抓關進監獄,他遭受過無數酷刑,最後家破人亡,2003年流亡海外,輾轉由聯合國安置來到美國。


3月31日下午,正在辦公室整理文件的伊利夏提,接到了一位《紐約客》雜誌記者的電話,記者說,他們調查了解到他在國內親人的近況。


伊利夏提的大妹妹和二妹妹夫妻加上大女兒,都被關押在奎屯集中營。由於二妹妹有心臟病,經常暈過去;每次警察都不準親人靠近幫忙,還直接把她妹妹拖走;大妹妹的精神狀況很不好。

集中營的領導還當眾對妹妹說: 「你們的問題,是你們的哥哥。等你哥死了,你們的問題才能結束。」


放下電話,伊利夏提呆坐了很久,想哭,又哭不出來,感到鑽心的痛。


不斷的想著警察說的那句話。伊利夏提感到自己活著,父母親人就是中共的人質,被搞得個個家破人亡;中共監禁折磨親人,也在精神上監禁折磨他這個逃亡者!


大妹妹和伊利夏提最親近。在國內時,伊利夏提每次去看她,大妹妹都往他口袋裡塞錢,知道他一個教書匠工資不高。大妹妹知道他喜歡讀書,說給他零錢可以買書。伊利夏提逃亡一年後,大妹妹和丈夫離婚了,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很不容易。


伊利夏提到美國後,收入逐漸穩定,給大妹妹寄過幾次錢和包裹。後來,大妹妹委婉地告訴他,取錢變得很麻煩。伊利夏提明白了她的意思。後來大妹妹的女兒想要手提電腦,她拗不過女兒的求情,讓伊利夏提寄一個電腦。


伊利夏提到處打聽,得知一位德州的朋友要回國探親,就托他幫著帶過去,德州朋友答應了。伊利夏提在網上訂購了電腦,直接發到德州朋友家。朋友拿上電腦,連包裝都沒有打開就帶到了烏魯木齊。


外甥女在機場等著,拿到電腦後,一走出機場,就有兩個警察把外甥女帶走了。伊利夏提後來輾轉得知,外甥女在那兒呆了一段時間。是幾小時,還是一兩天,或者是一兩週,不知道。


2014年8月15日,警察把妹妹被從家裡帶走了,家被翻個底朝天,警察還拿走了小外甥的台式電腦;警察對二妹妹說:讓你哥停止活動,否則⋯⋯從此,伊利夏提和三個妹妹的聯絡完全被切斷了。


伊利夏提說二妹妹是個很爽快的人,眼裡容不得沙子,遇到不公平就會不計後果站出來。她的漢語非常好,在鐵路上班。在單位明顯受到歧視,所以平時得罪人不少,包括她的領導。


伊利夏提認為,二妹妹被警察找碴的最大原因可能有兩點;一個是她全力保護大妹妹;二是她曾經多次公開表達,哥哥敢挑戰權威,她為有這樣的哥哥感到很自豪。


自從大妹妹被抓捕後,伊利夏提就有一種負罪感,總覺得自己毀了在艱難掙扎中維持家庭的大妹妹!


2016年,伊利夏提的母親給他打過一次電話。母親告訴他,三個妹妹的孩子大學畢業後,都沒有找到工作。大外甥女找到了工作,只幹了幾個月,就被莫名其妙的解僱了。伊利夏提的父母也遇到很多麻煩,他的弟弟被殺,加上妹妹被抓,父親在雙重打擊下去世了!


母親告訴他,以後不要再給家裏打電話了。那是伊利夏提跟母親的最後一次通話。母親的話一直使他感到自責和內疚。


伊利夏提知道中共無恥,像黑幫一樣綁架他的親人,拿他們做人質,但他始終無法擺脫對親人的負罪感。


幾個月前,伊利夏提看過一部反應猶太人大屠殺的影片《莎拉的鑰匙》。影片講的是1942年,德國占領下的法國警察開始抓捕、驅趕猶太人。當警察來莎拉家,要帶走他們時,天真的莎拉把年幼的弟弟鎖到壁櫥裡,然後把鑰匙拿在手上。


莎拉以為還能回來,但她被關進了兒童集中營。九死一生,莎拉終於逃離兒童集中營,在好心人幫助下,輾轉回到巴黎去救弟弟,弟弟是她剩下的唯一親人了。但是等他回到家的時候,弟弟早已餓死在壁櫥裡了。


在一家好心法國人的幫助下,莎拉最終躲過了納粹迫害。但她始終無法原諒自己,一直生活在抑鬱之中。那種負罪感、自責和內疚,始終折磨著她。


後來,為了擺脫法國生活的陰影,她告別了養父母,移民到了美國,也找到了一個好丈夫,也有了孩子。但是,負罪感最終促使她選擇了自殺,與人開車相撞。


而今天的維吾爾人,在以另一種形式,被迫經歷著猶太人莎拉的慘劇。那些父母被抓捕關押、無人照看的孩子,很多人被凍死了,有的被淹死。


其實,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不僅僅是維吾爾人在遭受著中共的迫害。像法輪功學員、西藏人、香港人,當然也包括漢族人,每一個人都是處在中共的鐵蹄淫威之下。如果不推翻中共暴政,中國人民的生活就會越來越艱難。在中共統治下生活,活著就是幸運的。

​上傳日期:

Apr 30, 2021

新聞看點

*  這個網站還在改進中,如有任何不便,請見諒。

版權所有,請勿轉載。謝謝您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