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影片列表

影片讀取中

Loading

​近期影片

影片讀取中

Loading

最恨的人 卻是 救命恩人  【2021.04.27】

有一個叫羅迪克的英國士兵,在二戰時被德軍俘虜了。德軍士兵把他送進了一個集中營,那裡已經關押了上千名英國士兵。這些戰俘被折磨的很痛苦,每天都得幹著沉重的活兒。


有一天,納粹發了一個通告,要在戰俘中招一名汽車司機。相比起來,這個差事又輕松、又方便,可是幾乎沒有一個英國汽車兵願意做這個工作,因為開車的任務是,專門運送戰友的遺體。

沒想到羅迪克站了出來。被俘前,羅迪克是一名汽車兵,他開過四年卡車。他對納粹表示,很樂意幹好這個工作。


羅迪克如願以償地在集中營做了一名司機,漸漸的他像德軍一樣,開始變得脾氣粗暴。對戰俘們呵斥,還拳打腳踢。有的時候戰俘還沒死,也被他扔上車。


戰友們對羅迪克從不理解變成了厭惡,後來非常恨他,用各種方式警告他,可是羅迪克依然我行我素。在戰友們的心目中,羅迪克就是一個叛徒。


而納粹卻越來越喜歡羅迪克,他在集中營裏獲得了高度信任。一開始,羅迪克駕車出集中營的時候,納粹兵一定會押車,監視他的舉動。後來納粹索性放手讓他自己開車了。羅迪克的戰友也在暗地裏打他,好幾次差點把他打死。


有一次羅迪克的一隻手被打殘,這樣在納粹眼裏他就失去了利用價值。他不能繼續開車了,羅迪克又回到了當初的環境。


沒有了納粹的保護,戰俘們狠狠的報復羅迪克。一天下著雨,他孤獨淒慘的死在了集中營的墻角裏。


60年過去了,羅迪克家鄉的人,似乎忘掉了這個人。羅迪克家的親戚,好像在刻意回避著他的一切。羅迪克就這樣被歷史淹沒了。


一天,英國一家發行量很大的報紙,在顯著位置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為《救我的人,是我最恨的人》。


作者寫道:「集中營裏有一個叫羅迪克的叛徒,甘願為納粹賣命。那天,生病的我並沒有死,他卻強行把我扔上卡車,對納粹說準備把我埋掉。」


「可是,車開到半路停了下來。羅迪克扛起奄奄一息的我,放到一棵大樹的隱蔽處,留下了幾塊黑面包和一壺水,急促地對我說,如果你能活著,請來看這棵樹。然後,他就急匆匆把車開走了⋯⋯」


登載這則短文不久,報社陸續接到十二個電話。打電話的人,都是過去的戰俘,他們被關押在同一座集中營,就是關押羅迪克的那座。


十二個老兵講的故事,幾乎和報上登的那個故事一模一樣:他們都因為被羅迪克放在一棵大樹下,而死裏逃生。老兵們回憶說,每當羅迪克開車離開時,對他們說的都是那句話,「如果你能活著,請來看這棵樹。」


編撰並推薦登載這篇稿子的是一位老編輯,也是從戰爭中走過來的人。憑職業的感覺他判定,羅迪克反復提到的這棵樹,一定有內容。


老編輯立即找到了這些老兵,沿著當年死裏逃生的路線,去尋找那棵大樹,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他們一行人來到目的地,山谷依舊,大樹還在,一個老兵上前抱住這棵大樹,禁不住痛哭著。他們最後在樹洞裏找到一個鐵盒子,盒子已經生了鐵鏽。


人們七手八腳取出盒子,打開一看,裏面有一本破損的日記本,還有一些發黃的照片。


老兵們小心翼翼地翻開了日記本,上面寫著:


今天我又救出了一位戰友,這已經是第28個了⋯⋯但願他能活下去⋯⋯今天又有20位戰友死去⋯⋯昨天深夜,戰友們又一次狠狠地打了我⋯⋯可我一定要堅持下去,無論如何也不說出真相。那樣,我還能救出更多的人⋯⋯親愛的戰友們,我只有唯一的希望,如果你活著,請來看看這棵樹。


老編輯的聲音早已哽噎,老兵們淚流滿面。站在樹下的每一個頭發花白的人,直到此時才完全明白,羅迪克一共救了36名英國戰俘。


留在樹洞裏的關於戰俘集中營的日記和照片,是羅迪克留給世界揭露控訴納粹罪惡的鐵證。與老兵們分手不久,老編輯所在的那家報紙,很快登載了他采寫的羅迪克感人事跡。


沉寂的山谷和那棵不倒的大樹周圍,從此熱鬧了起來。許多人來到這裏,祭奠羅迪克,表達對他的敬仰。

​上傳日期:

Apr 27, 2021

新聞看點

*  這個網站還在改進中,如有任何不便,請見諒。

版權所有,請勿轉載。謝謝您的支持。 🙏